当前位置:首页>艺术头条

深切悼念中华奇才雷铎先生

2017-09-07

 惊悉雷铎教授于2017年9月6号上午八时二十分在广州逝世

 

                                        深感悲痛
 
 
 
雷铎,原名黄彦生,1950年出生于广东省潮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968年参军,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86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原为军队正师职作家,现为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哲学文化所研究员、副所长,国家一级作家、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国际易经联合会 (由联合国信息促进系统协会支持的国际易经专业机构) 理事、西安黄帝陵扩建工程顾问、广州艺术博物院特聘研究员、潮州淡浮院砚峰书院名誉院长、多所大学客座教授;曾任霍英东先生之番禺南沙天后宫风水总设计、潮州、南澳、惠东、肇庆等地方政府历史传统文化顾问。其治学,主要为文学、国学和书画三大领域。
 
著有诗、小说、报告文学、散文、杂论、随笔共500余万字。1979-1989年,出版长篇小说《男儿女儿踏着硝烟》、《子民们》、报告文学《从悬崖到坦途》、《中国铁路协作曲》等。2008年出版《2008中国惊天大雪灾》。作品曾获全国首届报告文学奖、全军首届“八一”大奖、《昆仑》奖、《解放军文艺》奖和《上海文学》奖并入录《中国新文学大系》等。其文论亦颇有影响,曾被《新华文摘》、《文学评论》、《人民大学复印资料》等多番转载。
 
  自80年代后,经由饶宗颐、刘漱泉、卢叔度等国学、经学、周易明师点拨而渐渐转向国学,由早年的《孙子兵法》研究发轫,而及《鬼谷子》,由《周易》而及佛学禅宗,20年来孜孜不倦于儒释道三教的普及解说。曾在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两度讲授《风水学与生态智慧》,在《纵横中国》多次参与广东文化电视讨论,长期在南方日报开设《国学碎语》专栏,2006年出版其研究广东岭南文化研究的综合成果《说是说非广东人》,并多次应邀到世界各地讲授国学文化。1992年出版《十分钟周易》,为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内易经热潮开先河的易学专著之一,在海内外有多种版本,影响较广。2005年起,在香港三联书店陆续出版《雷铎国学小丛书》系列之《禅宗智慧书》、《易经智慧书》、《风水智慧书》,该书系仍在著述出版中。2008年出版《生命使用说明书》。其研究领域涉及周易、孔孟、老庄、风水、相学、禅宗、中医和养生、鬼谷子和孙子兵法等诸多领域,并应用于实践。  
 
在书画方面,其书法端庄雄浑,其业师赖少其先生评价 “金石味浓,力透纸背”,鉴藏家吴南生先生评价“读帖很多,功夫很深,但曲高和寡”,国学导师饶宗颐先生评价“横平竖直,有庙堂之气”,书法作品曾被国内旅游胜地、佛教寺院和收藏机构如湘西凤凰、云南泸沽湖、南华寺、天竺寺、六祖梅庵、六榕寺及潮州淡浮院等所收藏;其绘画,师承乃师赖少其先生而又有自家面目,涉猎山水、花卉、仕女等题材,以色彩绚丽和意境古雅见长。两度在广州举办个人书画展,并出版了《雷铎书画集展》。
 
性诙谐,有自嘲诗曰:
 
被共产党领导,领共和国俸禄;开玄学因特网,穿香云纱西裤;做党八股课题,编自个儿文库;住五层楼房子,种三分地园林;练因是子静坐,诵菠萝蜜心经;想一百年光景,做半时辰事情。
 
 
新书图解《生命使用说明书》,一本关于人生哲学的书于2008年-7-5日在广州购书中心签售会在广州购书中心举行,现场火爆,几百人排队购书签名,广东卫视、广州电视台等多家媒体现场报道。值得现代都市人认真阅读的一本好书。雷铎先生新作以他最具特色的禅宗思考方式诠释人生百态,把人生哲学最简单化的深入每个人的心里,令所有看过此书的人,豁然开朗,更加积极而脚踏实地的过好自己的人生,雷铎不会教你应该去怎么过你自己的人生,而是通过本书,让你看透自己的人生,从而选择最适合你自己的生命旅行..... 唤醒大智若愚的生命观念,打破守旧生命维护瓶颈,活得更好,更好的活着。
 
                             雷先生之五奇
 
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节目著名主持人王鲁湘,曾如此赞誉一个当代学人:“先生嗜古躭今、出佛入儒……实当下学界少见之通人,书界难得之奇才也”,他,便是广东的多栖名教授雷铎。
 
其人奇
 
 
 
1950年,粤东的潮安县彩塘镇金砂乡这个地图上不起眼的小村子,诞生了这位后来名震国内的才子雷铎,这名字很不一般:《周易·象传》认为:雷卦为震,春雷功,万物春;铎,盛行于春秋至汉代之皇家专用大铃,用于颁发政令,亦用于皇家军旅。姓名联解:金铎为雷所震而发出由近而远的声波,此是雷铎殷殷勤勉的心波,化为文字、书画而扩散传播。难道这是冥冥之中的天命?
雷铎少有慧根,15岁那年,已铎声早鸣:那一年,他先后得了潮安县初中生诗书画三项比赛一、二等奖,当年除夕,他擅诗文的父亲,乘兴写春联一副:“门当玉简(潮安桑埔山主峰),竹间偶发冲天筍;家住金砂,石少能生化龙鱼”,巧妙用了玉简和金砂拆字为联,真是“一语成预(言)”,预见到儿子日后会有大成就。现家乡金砂老屋仍可看到雷铎手抄的这副对联,亦称“奇”。
1968年,18岁时他因文革停课而缀学投军,24岁在《广西文艺》发表《行军凯歌》后,忽然才思泉涌,先后写作了近百首诗歌。真如其名的成“军中钟铎”,雷铎的人生传奇,由此起程。
 
其文奇
 
 
 
1976年是其第一个幸运年,他“莫名其妙奉调入京”,任刚刚复刊的《诗刊》杂志编辑,得以亲聆李季、张光年、臧克家、李瑛等诗界大家教诲,一时间雷铎的诗作,几乎发遍全国多种报刊,成为“著名青年诗人”。
1979年是其第二个幸运年,在中越之战中毫发不伤并立下战功,“用一个晚上时间一口气写完”的报告文学《从悬崖到坦途》,获“解放军总政治部自卫还击战”征文一等奖、全国首届优秀报告文学奖和全军首届“八一奖”,入选《中国新文学大系·报告文学卷》。
1984年是其第三个幸运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得聆听吴祖缃、李泽厚、刘再复、丁玲、王蒙等名家教诲,于是他转向“思考战争”的中篇短篇小说写作,《战争三章》、《国殇》、《半面阿波罗》、《死吻》等,始发于《人民文学》并被反复转载。
长篇小说《男儿女儿踏着硝烟》由两任军队文化部长徐怀中、刘白羽亲自作序出版,旋即被改编为舞蹈并获“八一大奖”,小说《子民们》更是开了中国家族小说和“双轨并进递述”文体两个先河,被著名批评家周政保誉为“小说的文体魔术师”、“长江以南军中最优秀小说家之一”。徐怀中和刘再复更称雷铎和莫言是“军艺双璧”。
 
其学奇
 
 
 
1986年是其第四个幸运年,36岁的雷铎拜师吴漱泉研习易经、风水、中医养生等学,又拜《中国玄学大辞典》主编之玄学名家卢叔度为师,并涉足道家、佛家等宗教研究,开启了他另一才华勃发的精神世界——传统国学,他撰写的专著《十分钟周易》,被誉为文革后国内首度易经热潮开先河之作,香港、台湾(更名《天书》)纷纷再版。
  
 
 
 
1987、1992和2004是雷铎的第四、五、六个幸运年份,分别“机缘巧合”结识了赖少其、饶宗頤和王鲁湘。
 
 
 
应凤凰卫视中文台“世纪大讲堂”主持人王鲁湘邀请,2005年主讲了《风水学与中国生态智慧》、风水论文《城市人居环境与传统生态智慧》在《广东社会科学》刊物发表,开国家研究机构唐而皇之论说风水先例。
 
 
 
旋又应聘担任霍英东先生广州番禺南沙天后宫风水总设计师、应邀前往汶莱国考察皇家风水,讲授国学,当地四家华文报刋天天能见雷铎之名,称之为“雷公旋风”。
 
 
 
他又应邀为肇庆六祖慧能纪念馆和包公井题额、撰写对联,与王鲁湘对论“肇庆风水十优”,将肇庆送上“中国风水最好城市”领奖台。后来恩师饶宗颐亲题《雷铎国学小丛书》(系列)中之《风水智慧书》、《禅宗智慧书》、《易经智慧书》先后出版。
 
 
 
赖少其特邀他为《赖少其书画集》作序,国学大师饶宗颐特邀他为《饶宗颐书画集》撰写长篇评论,笔之所至,金石为开。
 
 
 
 
 
其艺奇
 
 
 
他拜赖少其、饶宗颐二公为师之后,雷铎开启了第三道门——书画与“杂学”、2007年在纸上创作了史上最大的《心经》书法(每字60厘米见方),在广州文理一堂展出.。
 
 
 
2010年雷铎又创造了另一个中国书法“之最”:书写了1000个每字半米见方、125条八尺大字的《千字文》,在珠海古元美术舘与画作同时展出,被官媒称为“气势慑人的书法长城”。
 
 
 
去年,又在宣纸上绘就丈二大的佛像…
 
 
 
大气”、“霸气”、“庙堂气”等成为评论雷铎书画风格的常见词汇。其书法法古而又自成面目,赖少其赞之为“雷体”,饶宗颐对采访者王鲁湘说“这个人(指陪同采访的雷铎)也很厉害,很通。”
 
其各类奖状和证书、聘书有一大箱,其中各种大奖证书约四十种,各类顾向聘书约三十种,现仍为肇庆市、潮安县和惠州市文化顾问,学生们戏称他为“三山(鼎湖山、凤凰山、罗浮山)居士”。
 
驳杂、融通
 
一个人在文学、国学、书画和篆刻艺术、中医养生、宗教研究等多方面兼通并蓄,融通无碍,且“学艺双携”、相益互动,文则“雷风急就奇伟”、书则“雷体奇正无穷”、画则“雷山郁勃古艳”,各具面目,可谓岭南难得的通才奇人。
 
 
 
对此,雷铎说:“只能算我命好,一生中有许多大因缘、大老师、为我无私输入源源正气和智慧”。
 
 
 
为了报答无量师恩,近年,他在广州珠江边的千年古港黄埔村创办了“抚松书院”,说是“办个中转站,将恩师们教给我的点点滴滴传输给学生们”。
                                                       ------王   坚 
 
             王   坚  (广州艺术博物院副研究馆员 )
 
 
雷铎山水记
文(书)\晏明
 
 
 
功夫在画外,奇才有慧根。岭南雷铎氏,二十多岁名起文坛,蜚声粤海,世以学者誉之。公伺学赖少其凡廿载,不显山露水,人不知其能。 年过知命,应个展之邀,偶露几手,便是复古开来之气象。
夫古调自爱,识画者少,余不避学浅,以文引读雷氏山水,是为记。 
 
 
 
 
 
 
《源头活水图》:
图唯石水人,不加苔点,画面鲜明,全以粗篆之线条勾石纹理,设色浓烈,凸显装饰效果而大方。神如书法中之《甫阁颂》。 
 
 
 
 
 
 
《黄山一夜雨图》:
是图虽临先师赖公,而全无赖氏痕迹。以印象派冷暖点色笔法,循皴法赋彩,效果古艳,有《山海经》之神秘感,闯入唐宋山水之上游,是合中西之范例。 
 
 
 
 
 
 
 
《三伏有余荫图》:
此图改学生许伟铭临白石画,而成佳构。是无师、无徒、无人、无我、无寿者相之作派。雷氏保留原山水花篱之拙味,唯将叶点点至极密,又施白点梨花,更显浓郁明媚,画眼白屋如月之朗,幽秘犹深。
 
    
  
《丹霞如染》等四斗方:
中锋勾山树,朱砂赭石涂山,色鲜浓厚重,通汉人尚红之趣。简拙笔意,类吴子复画旨,知音固稀。 
 
 
 
 
 
 
 
 
 
  
《桃源仙境图》:
桃源仙境入口与出口以黑银幕法,渐变源内场景彩色,此创前人未有。古文题岩浑然天成。明人佳构配稚拙线条,岩头敷以莫奈式色彩笔触,视觉前所未有,主题古雅而新鲜,令故事活现。(另《抚松草堂图》、《空山不见人图》类之) 
 
 
 
 
  
《仙山有路图》:
树石线如铁画,具版画感。色彩浓艳沉重,传珐琅彩之效果。虽云以宋人法作,实为上古精神之勾线添色法,呈复古即创新。 
 
 
 
 
  
《幽居得仙趣图》:
大青绿泼墨,兼重彩,郁勃华滋如海粟。墨底绿山朱岩,施以石蓝绿,皴之古厚悦目。 
 
 
 
 
  
《万石湖澄波图》:
前有黑宾虹,此图黑雷铎。垒山劲草铁铸成,厚重至极。印象派点彩兼马赛克法,手法独家。沉雄霸悍,山野气盛。 
 
 
 
 
 
 
《万石湖澄波图》:
前有黑宾虹,此图黑雷铎。垒山劲草铁铸成,厚重至极。印象派点彩兼马赛克法,手法独家。沉雄霸悍,山野气盛。 
                                      乙未年中秋呈雷公教正
                                        晏明就学于抚松书院 
 
雷教授与他的抚松书院
雷铎,原名黄彦生,1950年生于潮州彩塘金砂黄厝。18岁参军入伍,转业前是广州军区政治部师职创作员,国家一级作家。
当兵期间,自学绘画,旋改学诗,开始文学生涯。1979年,他随部队参加中越自卫反击战,经受血与火的洗礼,借诗歌、散文、小说写一己之感悟,反思战争与人生。在此期间以及后来,他写下了长篇小说《男儿女儿踏着硝烟》、《子民们》、短篇小说集《死吻》、长篇报告文学《从悬崖到坦途》、《中国铁路协奏曲》等。
其作品曾获首届全国报告文学奖、首届“八一”大奖、《解放军文艺》奖、《上海文学》奖,并多次获总政治部征文奖、解放军三总部征文奖等。
雷铎治学有文学、国学和书画三方面,尤其在易经、禅宗和风水学研究及应用独树一帜。他转业到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工作后,更是致力于传统哲学、社会文化的研究。
 
 
 
近年来,他先后出版了《十分钟禅话》《十分钟周易》《禅宗智慧书》《生命使用说明书》等。2005年起,他在《广州日报》开设专栏《国学碎语》,又受邀在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讲授中华文化,斐名中外。
他还精于书画,其左书隶书以古朴、浑厚著称,国学大师饶宗颐评价“有庙堂之气”,知名学者王鲁湘誉之为“当下学界少见之通人、书界难得之奇才”。
抚松书院是近年雷铎着力构筑的一所旨在弘扬传统文化、传递大师智慧的“现代私塾”。书院坐落在广州海珠区黄埔古村的一间清代古祠堂。
 
 
雷铎(右)在他的抚松书院
 
步入院内,青砖乌瓦围合的天井两侧松竹掩映,六扇红木隔门后的大厅正中悬挂着孔子巨幅画像,大厅内的石柱上悬挂着两副红木匾长联:一副“一室春风畅,宁神维西岭石;半窗梅月明,降幅如东王公”,是据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送给雷铎的真迹精刻而成;一副“致远涵虚,自在心事去三千界;守静寓动,无师笔纵横十万方”也是雷铎的私藏,是书画大师赖少其先生的真迹。
书院内沉香缕缕、古琴悠悠,满墙书画洋溢着浓郁的文人气息。大厅玻璃展柜里陈列着吴南生和王贵忱、欧初等老一辈赠送的茶具、墨迹和名书画家的画集画册。
“率真为约,简素为具,有酒且酌,无酒且止,清茶一杯,好香一炷,闲谈古今,静玩山水……”在《抚松书院记》中,雷铎表明了书院的定位。
“希望书院可以聚集各路名贤来此雅集,头脑风暴、碰撞智慧,留下一些精神财富。而对于普通人来说,这里又可以成为一个‘心灵加油站’,让忙碌的人们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从忙碌的生活中将束缚的内心解脱出来。”雷铎如是说。
凡有宾客来访,书院必呈上上好茶叶和沉香。“茶道、香道只是一个药引,希望调动所有人的感官。饮茶首先要调整呼吸,集中精神,才能启动感官,口舌喉咙全方位感受。当你进入这种状态的时候,智慧才能产生。学会品茶和闻香,是为了调动聚焦精神,在平心静气的状态下,智慧的产生往往不指向一个方向,而是全方位漫射。”
 
 
抚松书院提倡“终身修习”,按雷铎的设想,这是一处现代士大夫雅集之所。
何为现代士大夫?雷铎说,饶宗颐先生私底下有个精到的解释:“儒者,柔也”,简言之,便是守规矩、爱国家、明本份的谦谦君子。
雷铎希望,借抚松书院,传递前辈大师的思想和智慧。“抚松书院既是现代的大私塾,也是胡适博士早年提倡的‘自修大学’,是现代人修养身心、终身求知的场所。”
雷铎说,抚松书院倡导的修习有三个方面:
一是学,即学问,中学为主、西学为辅。中学以儒、释、道为主,西学以哲学和方法学为主。师资广延众长,不时聘请国内同道中的佼佼者讲课授徒;
二是“艺”,包括书画、雕塑、文物、金石、版本、古琴、古箫为主;
三是“乐”,包含茶道、香道、养生以及木石珍奇。在雷铎看来,凡是有益身心的传统文化的精髓都在书院中陈列。
 
 
2014年7月12日,雷铎在他的抚松书院为一群孩子举办了一场特殊的“生员拜礼开笔典礼”,一群十岁左右的男女孩童身着汉服,向“万世师表”孔子行礼、点朱砂,齐声诵读《三字经》……这是抚松书院首次公开的社会慈善活动。
“希望抚松书院能‘一石冲开水中天’,动一整片的波澜。营造传统文化的气场,吸引更多人走进来。”
“为什么我会提倡在今天的生活复苏国学?因为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物质飞速发展的时代,面临精神和信仰的危机。西学一方面使得社会飞速进步,但也使人难免急功近利,重时间、重成效。但东方哲学是种大树,我们需要传统文化的回归,用诚意用耐心,用传统的美德,使我们社会获得可持续发展。”
雷铎认为,现代人需要传统国学来修养身心,因为现在每个人所做的事情最大的问题是被成功的概念所左右。追逐金钱、地位,但却丢掉了内心的宁静和幸福。
 
 
他提倡闻香品茶、诗书画艺,让这些传统文化的药引帮助现代人修身养心,慢慢加大精神心灵生活的比重。尤为重要的是,他希望借助抚松书院改变现代人的学习方式。
在他看来,人生的过程就像是蚕。读书到大学的阶段,是吃幼虫叶子的阶段;第二阶段是蛹,被工作单位和家庭包裹起来,生活很累很辛苦;第三阶段,是老了以后化蝶。
“我们希望不仅仅是幼虫的时候吃叶子,一辈子都能吃叶子,尽早破茧。因为当你具备一定智慧的时候,茧已经无法将你束缚,人会飞翔起来,不会只是在一个二维的平台里爬行。”
“我希望抚松书院是一根火柴,可以引爆大家的智慧!”
雷铎如是说。
 
一路走好,雷老!
(来源:环球潮人网)

品牌活动

更多>
广州市文联“一家亲”文艺志愿服务团送欢乐到基层
学习讲话落实处 谱写文艺新篇章
沉痛悼念著名画家刘济荣先生
活力在创新中迸发 作风在服务中展现
广州市文联李鹏程等被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发展为首批理事和个人会员

精品点赞

更多>
《羊城烟雨》:隐藏在时间背后的柔韧美学
岭南书法艺术的浪漫气质
齐来唱“花城”神曲《发歌》
侠者豪情 惊险奇美——武侠杂技剧《笑傲江湖》完美亮相
回望经典:赏析《我是海燕》

会员服务

更多>
征稿|“回望初心,红棉璀璨” 广州市直属机关党建诗词大赛
[征稿启事]广州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展
“今昔广州,城市变迁30年”摄影比赛暨“航拍广州”无人机摄影大赛征稿启事
“醉美流溪温泉”摄影大赛征稿
情系香江 穗港同心——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画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