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世纪90年代广州文学创作综述
 
2006-06-29
 

        一、小说创作硕果累累

        伴随着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的引入和盛行,有一些作家曾经被卷入“全然摒弃我们的思想习惯和文学准则①”这股所谓“现代性”的潮流,尤其是一些年轻新锐的作家,似乎不在创作中显示自己语言和叙述上的“另类”姿态,就无缘成为文学的新生力量。曾几何时,现实主义被认为是一种老去的写作方式,人们不屑或不愿意再提起,以至逐渐被“遗忘”。但是20世纪90年代社会生活的急剧变化给文学提出了新的挑战,身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州作家渴望更深地卷入当下的现实,更准确地把握和反映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伟大的社会变迁,现实主义被一种现代叙事精神所激活,广州文学创作呈现出一派百花齐放的可喜局面。 
        作为这个时期文学的领军人物,女作家张欣这个时期的小说创作进入了高峰期,从1991~2000年共推出长篇、中篇、短篇小说30多部(篇),其中1994年出版中篇小说集《如戏》、中篇小说《首席》,1995年创作中篇小说《岁月无敌》,1997年出版四卷本文集《张欣文集》,1998年出版小说集《此情不再》、中篇小说集《爱又如何》、英文版《张欣小说选》及2000年创作出版长篇小说《沉星档案》等。她这个时期的优秀作品,大部分都是遵循现实主义的美学原则写作而成,作品一经面世,即在国内文坛产生较大的反响,其中,《首席》获1994年上海文学奖,《岁月无敌》获北京出版社《中华文学选刊》优秀作品奖,《爱又如何》获《上海文学》优秀作品奖,《张欣文学创作》获第一届当代女性文学奖。著名女作家张梅这个时期的小说创作可谓独树一帜,叙事以现实主义为基调,兼容了先锋小说的实验笔法,以深入剖析现代都市人的精神层面见长,这使她的小说蕴涵深刻的人本精神。她在1995年出版小说集《酒后的爱情观》,1999年出版小说集《随风飘荡的日子》、长篇小说《破碎的激情》及2000年出版的小说集《女人、游戏、下午茶》、《这里的天空》等。其中长篇小说《破碎的激情》出版后,由中国作家协会、广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在北京召开了作品研讨会,评论界认为这是一部“奇异的具有高度精神品位”的小说,被评选为“1978~2000年中国小说50强”之一,荣获中共广州市委、市政府举办的“第三届广州文艺奖”二等奖。女作家曾应枫1994年推出长篇小说《广州故事》、1996年创作出版长篇小说《省港人家》、1999年出版中篇小说集《无序霓虹》,均以广州的时代生活为背景,以洗练朴素的现实主义创作手法,艺术地见证了广州改革开放以来发生的历史变迁。其中,《广州故事》、《省港人家》改编为长篇电视剧,由广州电视台拍摄上映。两书分获1994年、1996年中国城市报刊连载作品二等奖。
        老作家郭仲强这个时期的长篇小说创作出手不凡,1991年出版长篇小说《赌徒》、1993年出版长篇小说《情赌》、1994年出版长篇小说《公关小姐之死》、1995年出版长篇小说《魂断桃花岛》。郭仲强的小说以精练辛辣的语言刻画人性,鞭挞丑恶,表现出强烈的现实主义批判精神,在广州小说界产生很大影响。他在1991年创作并在《今古传奇》杂志连载的长篇小说《玫瑰不是梦》获第二届广州文学艺术红棉奖(文学奖)二等奖。
女作家梁凤莲1999年创作出版的长篇小说《巷娈》,既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传统,又融入现代派艺术的智慧,描绘出一部20世纪60~80年代广州世情市井生活的风情画卷。青年女作家陈燕霞1999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家住珠江》则是广州女作家群体中一部不可多得的现实主义农村题材佳作,文本叙事以广州市郊某地农村为空间展开,富有浓烈的南国乡土气息和鲜明的时代精神,作品在《广州日报》连载后获得广泛好评。
        此外,巫国明1998年出版小说集《神经质时代的生活》,赵元星的长篇小说《爱与恨》,甄炳昌的小说集《魂兮不如归去》,吴群任的小说集《鲨恋》,唐名生的小说集《少女之梦》,张文峰的小说集《最后一吻》,龙莆尧的中、短篇小说集《水龙吟》等都是这个时期颇有影响的以现实生活为题材的小说。工人作家吴景忻2000年创作的中篇小说《炉台旧事》是一曲讴歌国有企业改革中工人阶级无私奉献精神的赞歌。工人作家刘连安2000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南方沃土》则是一部描写“新客家人”南下广东艰苦创业的“打工”文学代表作品。谭元亨1994年创作出版的长篇小说《客家魂》是一部语言色彩瑰丽,具有浓厚地方特色的历史题材巨著,在国内小说界、史学界均产生较大影响。
        青年作家李弘在中、短篇小说创作方面是一个多产作家,从1995年起每年都创作发表一批中、短篇小说,其中《传销的另一种传奇》获第二届广东省期刊优秀作品奖,《1912年冬天以后的日子》获厦门“红炭山”文学奖。他在2000年创作出版的长篇小说《棋盘园主义》是他这时期的代表作,在广州文坛产生一定的影响。卢一基1991年创作出版的小说集《女市长和她的丈夫》是一部社会问题小说集。孙谊芳在1996年、1997年先后推出两部长篇小说《风尘恋》、《胭脂泪》。女作家冯惠玲从1994年起每年都创作发表一批侦探推理小说,为百花齐放的广州文学添上多姿多彩的一笔。其中以1998年创作的长篇侦探小说《黑手疯狂》及2000年创作的长篇推理小说《家贼》为其代表作,两书出版后在广州文坛反响较大。陆笙1997年创作的中篇小说《浮云》和赵洁的中篇小说《贫贱夫妻》、谢连波的短篇小说集《绝岛》等都是从各自不同的视域反映社会现实生活的优秀作品,分别获得第二届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红棉奖(文学类)一、二、三等奖。
        我认为,现实主义在某个时期的极致与僵化,成为束缚作家创作个性的桎梏。综观20世纪90年代广州文学小说创作,显而易见,当下广州作家所秉承的现实主义已经不是那种封闭僵化的现实主义,而是适应现实生活的开放的现实主义:为了书写和挖掘现实更多的可能性,不再是简单地描摹一个五彩缤纷的现世,而是要沉潜到社会生活的深层,在窘困的现实生存状态中寻找写作精神的本根,从而书写出一个异在的精神世界。

        二、散文创作如火如荼

        有人以为,小说有人物和故事奠基,报告文学有事实依托,评论有文本作为解读对象,戏剧有矛盾冲突抓人,散文有什么依仗?②没有,因此散文是最难的文体。然而,正是这种最难的文体,在20世纪90年代的广州文学中,却呈现出一派如火如荼的新气象,截至2000年底,市文联、市作协所属会员作家400多人中,有80%从事散文创作,成为广州文学中规模最大,影响面最广的文学主流。
        张梅1996~2000年间先后创作出版散文集《此种风情谁解》、《暗香浮动》、《讲什么身世飘零》、《把车主献给美女》。张梅的散文文笔清新脱俗,善于描写现代都市生活,反映现代都市女性的内心世界。梁凤莲从1991~2000年间先后创作出版散文集《雨丝丝》、《偿愿》、《走进亘古的梦乡》、《放飞的灵魂》及电视散文专题片《西关吟》。梁凤莲的散文侧重于创作主体对事物的主观感受及哲理性思考的叙述,同时融入一种严谨的文学观念和唯美的艺术认同,是广州散文创作中“美文”一派的佼佼者。她1996年创作出版的散文集《走进亘古的梦乡》,获广州市第二届广州文艺奖二等奖。2000年的电视散文专题片《西关吟》获第二届中国电视文艺类二等奖。女作家黄见好的长篇散文《遥远的雪域》及李存修从1993~2000年间创作出版的散文集《走遍万水千山》、《流花忆梦》、《丝路之旅》、《泰山之旅》、《美国之旅》等,李科烈的《海国风光第一山》、蔡宗周的《感悟山水》、陈大伟的《黄埔长洲旅游纵观》、李观乐的《山水寄情》等游记类散文,代表了这个庞大作者群的共同创作特点和倾向,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广州市改革开放以来旅游文化的长足发展。黄东生的《南海中国魂》、《百万巨鲸》获全国报纸连载的作品一等奖,郭仲强的《南中国开放世界大写真》,徐南铁的《经济人生》、《他乡成功路》,於文喜的《热土倩影》、《中国经济技术开发区传奇》,罗宏宇的《朱也赤传》,林基雄的《鹏城水魂》等则是纪实类散文作者群中的代表作品。值得一提的是,90年代以来,广州文学中纪实类散文大量涌现,除了长篇巨制的纪实文学专著外,大量中、短篇纪实散文更见诸于国内各大报刊、书籍、杂志,纪实类散文作品涉足各种各样的生活题材,是时代生活多元化发展及人民群众喜闻乐见所催生的一种文学现象。老作家徐启文1999年出版了三部散文集《祖居的龙眼树》、《感悟星光》、《点泥成金》,周永益的《我们这片土地》、《寸心集》,欧东林的《流蜜的故乡》,周继昌《穗的风》,单柏平的《春暖花明》,郑嘉翔的《橄榄集———嘉翔散文选》,阮志远的《心诉》、《芳魂》、《落乡班》、《岁月》,陈风的《情缘》,麦文峰的《珠江情思》、《春归濠江》,陈帆的《浪迹天涯》等散文作品,均从社会生活的不同截面切入,书写了广州人在向现代化大都市迈进过程中的精神态势和生存状况。女作家周琪2001年创作出版的《星星说,月亮说》,劳赛班1999年出版的《云雀唱亮了春天》,王敏2001年出版的《一片绿叶》,陈惠如的《言情岁月》等女性作品则以触景生情、文笔细腻见长,代表了广州散文创作中清新婉丽一派的风格。丁炜1991年出版的《美人如水》,施大鑫的芳草三部曲《醉卧芳草》、《热土芳草》、《情韵荒草》,谢连波的《与鳄共舞》、《别味人生》,陶建军的《绿色情感》、《共和国的万分之一》、《远处的缆车》,於文喜的《大地情》,刘史任的《小屋子的回声》等作品则又属于厚重隽永一派的风格,老作家吴群任的《鲨恋》,符启文的《竹韵松风》、《梦中的阳光岛》,郑玲玲的《灯光是门》,吴茂信的《稔花集》、《沉默不是金》等作品,行文自然天成意旨深远,代表了广州散文创作中老辣一派的风格。
        散文之“散”,在于文无所依、体无定格。纵览近年之散文研究及有关散文的争拗,莫过于散文的“真实与虚构”、文体的“美学规范”等诸多问题的探讨,由是,散文越往深处研究便越显得“难”,不啻于将散文挤进了死胡同,成为所谓纯粹的职业散文家书写的专利。20世纪90年代广州散文创作如火如荼的红火局面与散文研究的冷寂形成鲜明对照,在广州作家眼里,散文之“散”与散文之“难”,恰恰体现了散文这种文体“法极无迹、无拘无束”的叙事特征,最宜于信手拈来,淋漓尽致地讴歌生活,抒发情感。综上所述,我以为这个时期广州散文创作之所以如火如荼、蔚为大观,乃与广州作家勇于改革创新、兼容并蓄的人文精神和广州文化开放澄明、广纳百川的时代特征息息相关。

        三、报告文学异军突起

        20世纪90年代广州的报告文学创作,可谓异军突起。报告文学是一种“特殊的文学样式”(茅盾语),是一种有着很强现实性、社会性的文学文本,它直面社会人生,剖析时代变迁中的社会矛盾和人们的心态,反映人们关注的重大社会问题,因而受到广大受众的偏爱。活跃在基层的广州市作协会员作家是报告文学创作的主要力量,他们有条件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深入快捷地捕捉社会热点,挖掘社会深层次问题,热情赞颂在社会各行业中做出优异成绩的社会公众人物,创作出一大批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品,成为广州文学不可小觑的亮丽风景。
        广州市文联、市作协1997年组织创作的长篇报告文学集《地铁梦圆》,向人们艺术地反映了广州地铁建设过程中发生的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2001年组织创作的报告文学集《集团突围———世纪腾飞的广州国企》是国内不可多得的一部国企改革题材报告文学作品,广州市文联在北京钓鱼台召开了作品研讨会,一时在首都文学界和经济界产生极大反响,好评如潮。黄见好(笔名伊妮)是90年代广州报告文学创作的领军人物,1994年创作出版长篇历史报告文学《千秋家国梦》。这部作品具有典型的宏大叙事的审美特征,用恢弘、理性的笔触记录了一个多世纪以来广州高第街许氏家族在中国风云际会的历史漩涡之中由盛而衰的显赫历史,成为90年代我国文坛最有代表性的长篇历史报告文学优秀作品。作品后被改编成长篇电视连续剧在国内热播。伊妮在这个基础上又写出报告文学《许崇智与蒋介石》、1996年创作长篇报告文学《荒郊上的角逐》、1997年创作长篇报告文学《大牛市》、1999年创作传记文学《拥抱美神———杨之光传》,这几部报告文学作品在广州文坛颇负盛名。陆健东1994年创作的《陈寅恪的最后三十年》也是一部资料翔实的报告文学优秀之作,获1998年第二届广州文艺奖一等奖。这个时期颇有影响的还有关振东1999年创作的传记文学《何贤传》、郭仲强1997年创作的《着着领先之迷》和罗铭恩2001年创作的《南国之春》等报告文学作品。李存修、向黎明1999年创作的长篇报告文学《爱心无国界》,该书图文并茂,发自肺腑地赞颂了慈善事业跨越国界的人道主义精神,获2001年第三届广州文艺奖三等奖。此外,祝平1993年创作的反走私题材报告文学《雄关如铁》、周万里1995年创作的工业题材报告文学《中国沉管隧道梦》、李远1998年创作的教育题材报告文学《中国私立学校大扫描》、黄东生1995年创作的反贪题材报告文学《广东十大经济案例》、罗宏宇1994年创作的军事题材报告文学《军事专家的新谋略》、丁炜创作的海员题材报告文学集《全球海盗大扫描》、於文喜创作的改革题材报告文学《热土倩影》、李存修1995年创作的商业题材报告文学《皮尔·卡丹》、黄见好1997年创作的经济题材长篇报告文学《大牛市》等各种题材的报告文学,在国内报告文学界南北呼应,一时成为鼎足之势。卢一基1991年推出的两部报告文学专著《缤纷女儿国》、《南声多重奏》,李福民1998年创作的《敞开的心扉》,林锡泰1998年创作的《“画迷”的求索之路》和《枪下余生雨花情》,林辉1996年创作的《半村文选》,徐南铁1996年创作的《南天之光》,陈大伟1996年创作的《春天的报告》,占奎文创作的《人生,你好》,吴群任创作的《血的教训》,朱光天创作的《山川画梦》等报告文学作品,将笔触伸入社会各个角落,伸入到正处于世纪之交的人们骚动不安的灵魂深处,从不同社会视域出发去言说个体生命种种迥异的现实生存状态。

        四、戏剧文学创作声势浩大

        20世纪90年代广州戏剧文学创作声势浩大。作为戏剧文学创作领军人物的剧作家许雁,1991年创作发表多场话剧《情结》,在国内剧坛引起一次强烈地震。该剧获1990~1991年度全国优秀剧本创作奖,1991年度中宣部“五个一工程”优秀文艺作品奖,1992年鲁迅文艺奖。1995年创作发表两部电视连续剧《深圳之恋》、二十集电视连续剧《都市情缘》。1995年创作发表三部电影、电视剧本:《军嫂》是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五个一工程”重点项目;电视剧《花影》由北京万象文化传播公司拍摄;电视剧《冬之恋》由广州话剧团排演。1997年创作电影、电视剧四部,其中话剧《男儿有泪》由广州话剧团排演,获’97中国曹禺戏剧奖优秀剧目奖等十个奖项,获1999年广东省第六届鲁迅文艺奖;电影《军嫂》由珠江电影制片厂摄制,获广电部颁发的全国优秀影片“华表奖”、中央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奖;电影《生命的鼓声》由南京电影制片厂拍竣。1998年创作的电影剧本《下辈子还做母子》获1998年中国优秀影片“华表奖”提名奖。此外,1999年还推出了电影文学剧本《生命的鼓声》、剧本集《许雁剧作选》。张欣从1991~1997年间先后创作电视连续剧《梧桐〓梧桐》、十二集电视连续剧《情同初恋》、北京有线电视台拍摄的《都市平安夜》、广州电视台二十集电视连续剧《致命的邂逅》。1999年许雁与张欣合作创作电视连续剧《你没有理由不疯》等,这些剧本剧目的创作并被搬上屏幕,标志着广州戏剧文学创作进入了一个兴旺的发展时期。同时,林骥的大型话剧《走进大都市的外来部落》也在广州戏剧文学中产生较大的影响。李科烈1999年创作的长篇电视连续剧《啊,山还是山》由羊城铁路电视制作中心拍摄,获第十七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长篇电视剧奖,第三届中国行业电视奖电视一等奖,第三届“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第二十届全国电视剧“飞天奖”提名奖。罗宏宇2000年创作的电视政论片《质量:新世纪的呼唤》、温进步1998年创作的戏剧剧本《弹泪》获1998年广州市戏剧创作二等奖,这些剧本的问世使广州戏剧文学出现一个多元化的局面。梁郁南的粤剧创作独树一帜,1991年他创作的粤剧《金陵残梦》、《睿王与庄妃》先后获省专业戏剧评比二等奖和省艺术节编剧一等奖、曹禺戏剧文学提名奖,1999年创作的粤剧《土缘》获中国曹禺戏剧奖剧目奖、第二届广州文艺奖二等奖、2001年广州文艺精品奖、第三届全省“五个一工程”奖、2001年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符忠杰1999年创作的小粤剧《捉放儿》也别具特色。剧作家董丹弟1991年创作的电视剧《蛤蟆湾》、话剧《挚爱》、《诗人与白天鹅》、《酒干倘卖无》、《非重点的孩子》等剧本在国内戏剧界占有一席之地,1997年创作的戏曲《滩回水转》应文化部艺术局之邀进京演出并由中央电视台播出,2000年出版剧本集《中国当代剧作家选集·董丹弟集》。朱重桂1998年创作的电视文学剧本《红盾英魂》由广州电视台拍摄成8集连续剧播出,入围中国第17届电视金鹰奖候选名单。徐南铁1999年先后推出的电视片《世纪移民》获广东省优秀电视节目二等奖,《春风绿南粤》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广东省“五个一工程”奖,使广州戏剧文学再起高潮。陈风1996年创作的剧本集《弄潮》,姚柱林1994年创作的20集电视剧《首富人家》,甄炳昌2000年创作的戏剧集《魂兮不如归去》,杜志海2000年创作的16集电视剧《惠安女》,章以武1994年创作的《南国有佳人》、《心天一角》,谭元亨1994年创作的电视剧本《客家魂》等,使广州戏剧文学形成强强联合之势,国内文坛为之瞩目。

        五、儿童文学与民间文学方兴未艾

        20世纪90年代广州的儿童文学与民间文学作家耐得住外面世界的喧哗,异常冷静而沉着地在儿童文学与民间文学本土默默耕耘,结果成绩斐然,使广州儿童文学与民间文学呈现方兴未艾之势,令世人刮目相看。曾应枫1995年创作长篇儿童游记《丝路游趣》、1998年创作长篇儿童小说《小霞客华南游》等(游记系列)填补了儿童文学游记类方面的空白。其中《小霞客华南游》获第六届广东省优秀儿童文学奖、第十二届中国图书奖、第十一届冰心儿童图书奖。儿童文学作家肖存玉1999年创作出版的长篇儿童小说《冬冬的故事》,运用纯真的儿童话语解读了现代少年儿童的情感风貌和多维、活跃的心理特征,此书在国内儿童文学界好评如潮,获第二届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红棉奖(文学类)一等奖、第六届广东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奖。叶丽敏1998年、1999年间先后出版儿童故事集《蝴蝶结的故事》、《动物系列》(4本)、《聪明的蜻蜓姑娘》、《圣诞树的故事》、《圣诞老人的故事》等及李南茵创作出版的儿童读物《儿童看图学千古绝句》均受到小读者的欢迎。陈子典创作的儿歌总集《奶奶,你别说我小》获第六届广东省优秀儿童文学荣誉奖,班马创作的儿童文学专著《绿人》获全国宋庆龄儿童文学奖及第六届广东优秀儿童文学荣誉奖,吴冬莹、陈明合著的长篇儿童文学《追星的女孩》获第二届广州市文学艺术创作红棉奖(文学类)三等奖,陈明创作的长篇儿童文学《一朵漂浮的云》获第二届红棉奖提名奖、第二届广州文艺奖三等奖。
        民间文学方面,叶炳昌1998年出版的《中国名城汉俗大观》是一本地方性民间文学专著。林维迪从1994~2000年间先后出版或连载的《闲话广州方言诗》、《西关杂记》、《茶文化之旅》、《广州习俗工艺》等民间文学通俗读本,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龚伯洪在1994~1995年间在《星报》连载的长篇武侠小说《三元宫传奇》填补了广州民间文学长篇武侠小说类的空白。他在1999年出版的专著《广府文化源流》、《商都广州》及2000年出版的《广州美食》将民间文学的学术研究课题改编成为通俗易懂的普及性文学作品,在民间文学界引起很大反响。老作家曹思彬从1991~1999年间先后出版民间文学通俗读物《益智故事精华》、《笑话笑画》、《押韵成语对联选》、《越秀山风采》等,亦很受读者欢迎。广州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编委会、广州民间文艺家协会搜集、整理、选编的《广州话熟语大观》是一部地方民俗资料性专著,共选登了一万条广州各类熟语,出版后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获广东省第六届鲁迅文艺奖。民间文学家陈棣生于1991年创作的《虎啸龙吟———太平天国故事选集》获广东省第四届鲁迅文艺奖民间文学三等奖。他还先后主持编写了《中国民间故事集成广东卷花县资料本》、《太平天国民间文学集成工作概述》等读本。

        六、结束语

        需要进一步阐明的是,20世纪90年代广州文学百花齐放、如火如荼的现象不是一种孤立的现象。90年代广州文学承接了80年代文学的发展态势,又出现了许多新的特点。如果说80年代处在一个文化的拨乱反正过渡时代,那么90年代才逐渐显现出新的文化活力和特点,这可以从广州作家这个时期大量的小说、散文和报告文学等创作看出端倪。有人认为90年代文学区别于80年代的重要特点是多元化,但受商业炒作的影响,文学的泡沫增多③。对这个看法我不敢苟同,至于其他地域文学是否如此我没有发言权,但这个时期的广州文学却绝非这样,恰恰相反,这个时期的广州文学总体上呈现出一种多元的价值取向,尊崇新的美学观念和主旋律文学、纯文学与通俗文学并驾齐驱、平行互补的发展态势,可以肯定的是,90年代广州文学以一种兼容并蓄的务实精神和豁达大度的语言表情迈进21世纪。 (  袁建华 )

参考文献:
①见欧文·豪:《党派评论》,引自赵一凡:《从现代主义到后现代主义》,第8页。
②韩小蕙:《散文怎么离文学越来越远了?》、《90年代散文的八个问题》,《文艺报》2000年5月30日。
③网上下载:《九十年代文学面面观》2002年10月9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备案编号:4401040101381    粤ICP备05119915号    技术支持:广州政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03号东建大厦    邮编:510045    邮箱:gz83551053@163.com
网址:http://www.gzwl.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