媲美中原 雄起岭南
 
2006-11-28
 

         岭南书法颇有根源。无论是秦汉出土的金石文字,还是与中原、江左接步呼应的明清书法,直至名家辈出的近现代书坛,都不弱于省外。只是地处一隅,与中原文化交流阻隔,粤地书艺才长期处于“锦衣夜行”的尴尬境地。由广东省政协主办的“广东历代书法展览”于2004年在广东美术馆举办,为广大书法爱好者提供了一个全面了解岭南书法发展的难得机会。
         展览开幕的当天,由于参观的人数众多,我与几位书友为避喧闹,拾阶直上了三楼展室。这里展出的有中国历代书法碑林拓本及岭南刻帖、粤人书论等,使我们更系统地在古代碑帖中领略到广东书法的概况。在二楼的秦汉至元代的文字实物部分,首先映入眼前的有西汉南越王墓出土的青铜铭文,“文帝行玺”及“帝印”等拓片,南越国宫署遗址的“万岁”瓦当以及砖文、陶文印戳,同时还展出了西汉黄肠木刻文字,这些文字,虽然不是以笔墨写在纸帛上的书法,但其文字的结体造型、线条的变化极富书法的意趣,尽显貌古而神虚之美。这些金石文字的书刻,皆出自南越国工匠之手,对研究岭南书法篆刻的源流有着极其重要的艺术价值和史料价值。而隋唐的书法中,虽然只有《刘猛进碑》、《南海神广利王庙碑》等拓本,然而这些都是粤地罕见的名碑。
         在宋人的书法中,历来公认的玉蟾为岭南第一位有墨迹存世的书家,但这次展览却展出了宋代政治家、医学家、潮州人刘昉的《范隋告身》书迹。据考,此书迹应是现存最早的广东名人墨迹,其意义非同一般。
         明清书法部分,最引人注目的是陈白沙的草书《种蓖麻诗卷》。陈白沙是一位颇有建树的杰出人物,在学术上他提倡“学贵乎自得”、“以自然为宗”,开创了明儒“心学”之先河。从其墨迹中可看到他的茅龙书法别具一格,章法错落自然,行笔苍老劲辣,一气呵成,表现出写心抒情的意蕴。他的书风影响广东书坛五百年。其门人湛若水所作纵横放逸,风采不减白沙。继白沙后,明代的广东书家多以草书胜,黎民表、黄锦、王应华、伍瑞隆等人草书各具特色。
         驻足于陈子壮、邝露、黎遂球几位抗清殉难烈士的书作前,吟其诗,赏其字,实令人有荡气回肠之感。明末清初,一些文人深感国破家亡之痛而出家,这些方外书家如天然和尚、澹归、光鹫等作品虽是逸笔草草,但表现在书法上却给人一种从心所欲、萧散自然的高古气息,此中高致,是与他们参禅、悟道、修身等分不开的。
         清代,由于金石学的兴盛和推动,广东书坛呈现一派繁荣景象。在这次展览中,“入粤名人部分”展出了伊秉绶、阮元、吴大徵、张之洞等名人墨迹,其意义绝不只是展示他们的书艺,更重要的是表达了广东人不会忘记他们在粤时对本地文化发展所作出的巨大贡献。正是在他们的影响下,广东的金石学蔚然成风,从而推动了书法艺术的发展。在展品中可看到,乾隆以后一些个性独特的书家书作,苏珥的草书瘦硬通神,冯敏昌的行书雄强纵逸,宋湘以蔗渣、竹枝作书毫纵苍劲,吴荣光四屏巨幅行书之妙,尤足抗衡中原。朱次琦、陈澧两位大儒为广东近代书法承前启后的重要人物。朱氏行楷,直入颜鲁公,力透纸背,雄浑超迈。门人康有为得其所传。陈澧之书,则行楷以篆法而为,自出新意。道光以后,自阮元、包世臣等人倡导碑学,一时之间,碑学之风风靡岭南。康有为著《广艺舟双楫》,尊碑抑帖,对清末民初的中国书坛影响很大。站在他的巨幅行草作品前,实感其线条充满一种“张力”,雄强飞逸,痛快淋漓,境界宏开。 
         民国的广东书法创作极富新貌,名家辈出,由此崛起于近现代的中国书坛。梁启超的书法以北碑为宗,融入帖学,书风雍容恬静,与乃师康有为“悍霸”之风截然不同,另辟新境,成为大家。叶恭绰所作将南帖的秀逸融入北碑的雄强之中,自成秀雅奇逸之貌。此外,活跃于民国政坛的古应芬、陈融、胡汉民、朱执信、林直勉之作颇有造诣,直入名家之列。而当代书家容庚、卢子枢、商承祚、黄文宽等人的书迹也为人们所熟悉,赏其作而思其人,正是他们薪火相传,才有广东书坛今天繁华的局面。
         这次展览,作品搜罗宏富,很多作品都是各地博物馆和私人所藏的“镇馆之宝”,在广东书法史上堪称史无前例的一次盛事。  (梁晓庄) 

(载于《广州日报》2004年1月30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备案编号:4401040101381    粤ICP备05119915号    技术支持:广州政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03号东建大厦    邮编:510045    邮箱:gz83551053@163.com
网址:http://www.gzwl.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