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0年广州市群众美术发展概况
 
2006-11-28
 

         改革开放20年来,广州市群众美术在历史上真正实现了从传统到现代、从局部到整体,多角度、多层面的变革。这一具有决定意义的历史性改革成果,源于几代岭南画家们辛勤开拓的努力。新世纪的到来,我们已经看到,这种努力大大缩短了近代中国美术与世界文化的思想距离。
         放眼21世纪,如何继承我们的民族艺术与传统文化,认清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掌握这座改革开放前沿城市群众文化发展的真正坐标,发挥群众美术在现代社区文化中的重要作用,是历史赋予每一位群众美术工作者的神圣使命。笔者近年来一直在认真地寻找群众美术在现代商业社会的定位,追溯延伸的历史痕迹,评估现在及将来的发展走向,其目的也是为了给现阶段群众美术的更大复兴找到准确方位和切入点。

         一、20年前广州美术状况

         建国以来,尤其是到70年代,广东美术创作独树一帜,人才辈出,所开创的新风气和拓展的艺术空间曾一度走在全国前面,这其中原因可能秉承了岭南画派民主革命的革新思潮,也可能是广东这一方水土养育的画人气静心清,务实善变,善于掌握创作规律,它推出过大量“主旋律”作品,领导着全国美术潮流,广东成为“政治美术”时期的大户。在当时特殊的政治体制影响下,价值观也由政治挂帅。这模式很简单:能被选入官方组织举办的展览或得奖,或被政府美术机构收藏、报纸杂志以及电台电视台推介,便被视作成功,而且是当时衡量一个画家的唯一标准。美术为政治服务,与个性无关,更与经济无关。连美术学院也由工农兵群众轮番进驻甚至任教,因而也基本没有专业与业余之分别,“群众美术”即可涵盖美术界。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沉重的国门徐徐打开,改革开放之风吹皱一池春水,西方文化伴随着商品经济迅速进入,大大拓宽了艺术创作空间领域,现代艺术思想逐步摧毁僵化的文化体制。艺术市场的开放,更是促使我国美术创作从单一走向多元化。在广大美术爱好者的共同努力下,广州市群众美术创作在历史上初步实现了从传统到现代多角度、多层面的全面发展。
         提起群众美术创作,便让人想起20年前广州地区曾有过的群众美术创作火热情景。那时正值中国美术的“复苏”时段,而复苏的标志表现在画家们在现实生活中的题材方面倾注极大热情。我们都记得由当时的广州市群众艺术馆馆长林田、美术部部长陈国勋牵头组织的美术创作提高班,聘请了李醒韬、梁照堂、吴炳德等专家任教,在他们的悉心指导下,数十名业余美术作者曾以一批崭新的“生活流”作品使禁锢多年的国内画坛为之激动,拉开了改革开放后广州群众美术创作的序幕,其中不乏力作,如:《兵对将》———高玉华作,《新课》———胡锡和、张文君合作,《人康物阜》———叶献民作,《沙基血》———陈铿、黄唯理合作,《创造》———陈本作,《入夏》———冼燕萍作……他们当时的“变革”和“突破”是涉及艺术观念与艺术语言两方面的:一方面,他们描绘了生活中平凡的劳动者形象,赋予真实的本质,体现“文革”结束后艺术家对现实生活的关怀和热爱;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们用业余爱好者最朴素最单纯的技法实践探索,创作了一大批反映自己身边生活的美术作品。1984年在“广州市首届群众艺术节美术作品展览”中便以较强的阵容通过《美术》杂志封面及内页向全国美术界展示,当时《美术》杂志主编何溶先生专门撰文,盛赞广州群众美术这种现象是“向专业挑战”。

         二、在困惑中开拓进取

         改革开放给古老的中国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当市场经济给我们带来勃勃生机的同时,西方意识形态也迅速进入。“85思潮”像一阵飓风,猛烈扫向中华大地,震撼了全国美术领域。广州的美术创作队伍也受到了冲击,不少画家重新审视自己坚持多年的创作思维、审美标准,或调整创作思路,以追上这股时髦的潮流。由此,广州美术界出现一类作品,打着“创新”的旗帜,呼喊着激进的口号,一哄而上追随新潮,它不需要写实基本功,不需作画的技巧,画出来毫不费力,人物形象甚至丑陋无比,风景则像噩梦景物,但它却风行一时,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扩张发展,直接导致1989年“中国现代艺术展”的出台。广东也有画家争相仿效,记得1989年举办的广州市美术展览,有一名原来颇有写实功力的画家将一件题为《离开陆地的感知》的抽象油画送来参加评选,评委会出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意愿准其入选展出,但最终却因布展时无法辨别其作品的上下左右而难以准确悬挂。“新潮美术”对广州艺术家们的影响可见一斑。部分理论家认为这种现象是‘艺术创新”,是个性解放的体现。在广东这个崇尚冷静平和的环境里,确实引起过不小的震荡。但这类作品也有它致命的弱点,由于过分强调个性而舍弃共性,忽视观者的同感与共鸣,故未能形成主流。
         此后,中国美术论坛又接连掀起一连串有关“中国画向何处去”的讨论,现在看来,这实际上是当时新一代中国画家对近几十年中国画坛现状不满的反思,同时也象征着新一代中国画家的日趋成熟。广州的中国画家在此期间也经历了一段时间反思、困惑,因而80年代中期广州的中国画创作仍处于低谷,与油画的繁荣兴盛形成强烈对比。
         另一方面,商品经济的浪潮冲刷着我们这片南方热土,经济转型牵动社会架构的改变。中华民族自古以来重文轻商,也轻视商品艺术,但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艺术品也成为商品,艺术家逐渐靠作品供养,成为直接的生产者。再者,80年代开始,广州需要大批实用美术人才,原来的美术爱好者纷纷转行从事建筑设计、室内装修设计、工业造型设计、商标设计、服装设计、装潢设计等,甚至有相当一部分的画家成为艺术个体户,靠卖画求得生存空间。
         当内地画家风风火火地酝酿现代主义美术运动之时,当“85思潮”风起云涌地席卷全国之际,广东美术同仁却随着经济改革在调整创作心态,市场经济使原来热衷于主题创作的画家不再心安理得地追随政府行为,而逐渐转向顺应艺术市场,创作一些满足人民大众审美、文化生活需求的作品。也正是这些功利与非功利的探索,使广州美术界在几年中迅速呈现了兼容并蓄、生动活泼、可持续发展的局面,在各种“思潮”所带来的困惑中慢慢踏出一条阳关道。

         三、发展有广州特色的群众美术

         进入90年代,无数次这样或那样思潮此起彼伏,广州美术工作者已学会用相对平和冷静的心态去承受商品经济和外来文化的冲击,他们有自己的艺术观与人生观,以他们特有的方式如痴如醉地坚守这片南粤宝地。
         经历了复杂的政治风波之后,各级地方政府文化部门开始洞悉:时代的发展需要有正确的导向,只有把握好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才能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建立先进的群众文化,是广州各级政府文化主管部门的一项重要内容。
         事实上,正是由于近年来广州各级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对群众文化加大了投入,有力推动了群众美术创作。当一大批业余美术爱好者在率先摆脱贫困,步入小康之后,产生了提高精神生活质量的强烈意识,转向文化艺术更深层次的探索,以极大的热情投身严肃主题的创作之中。他们秉承历史上岭南画派的优秀艺术传统,兼容各地文化优势,潜心钻研岭南特有的绘画技法,各种风格、各种流派目不暇接,从近十年省、市美展的送件情况中可以看到,主要的群众美术群体有:
         (1)学院派:我国近现代文化的发展主流往往发源于那些聚集众多文人学者的地方,美术创作亦然。广州地区有一大批美术院校毕业生,他们在进入学院前后,经历十载寒窗,其审美境界、文化素养与传统技法都是普通业余美术爱好者无可匹敌的,他们将是今后群众美术发展的原动力。
         (2)华南艺大流派:由于长期重视从生活中吸取素材,华南文艺业余大学产生出一批接一批充满浓郁生活气息的毕业作品,并大量入选各级展览,对普及推动广州地区群众美术产生重要影响。当然,华南艺大作为一种业余性质的成人教育形式,其学术理论和技法实践的涵盖范围无法与美术学院相比。但是,以现代都市为主要审美对象的地域性美术创作,在充分表现创作主体意识的前提下,刻意描绘现实生活的客观特征,显示作者独特的审美姿态,是应该大力提倡的。 
         (3)岭南画派:近几十年,“岭南画派”一直作为广州特有的民间画派形式在民间徘徊,游离在美术界内外,这体系中的一部分画家在秉承传统的基础上敢于开拓创新、融合中西,逐步摸索出一套成功经验。但相当部分“岭南画派传人”却只会不断重复前人的画法,依样画葫芦,给这个具有光荣历史的画派带来消极影响。
         (4)职业画家群体:这类画家有强烈的商品意识,技巧较成熟,但普遍缺乏艺术探索性,不管油画国画,均由市场价值决定创作方向。它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与世界文化艺术的交流,推动艺术市场的开拓发展。但正因如此,它们也就一直徘徊在商品层次上,未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市场。
         除此之外,还有金石画派、民间重彩画派、麓湖画派等美术群体。
         瞻前回顾,艺术思潮、流派此起彼伏,受世界文化及现代科学技术发展的影响,广州群众美术在随时代变迁的实践过程中得到有益的启发。不同画风的流变初步形成了群众美术创作的多元化格局,可以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艺方针到今天才得到最大限度的体现。但“广州特色”仍然是画家们乐于探索的课题,广州地区的广大美术工作者要以自己特有的艺术语言向世人宣示其精神观、物质观和审美观。
         总结和回顾20年来广州群众美术创作的经验教训,分析近代中国社会体制变革使艺术观念发生的种种突破,我们不难体悟:美术要进入博大精深的境地,要靠伟大的民族精神支撑。要寻找真正的广州人精神,就必须从南越古国的发展历史轨迹中去找;从酿造南粤人独特审美理想的传统血脉中去找,拥有20多年大规模对外开放实践的广州美术家和群文工作者,坚信这领域仍有充分表现的无限空间。    (黎日晁)

(载于《广州美术研究》第25期)

参考文献:
① 湖南美术出版社《论第三代画家》。
②《广州美术研究》1~20期。
③《广东美术家》25~35期。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备案编号:4401040101381    粤ICP备05119915号    技术支持:广州政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03号东建大厦    邮编:510045    邮箱:gz83551053@163.com
网址:http://www.gzwl.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