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城市的全新读本
 
2008-06-24
 


         4月,花城万花盛开。为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25日上午,广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在广州大厦举行开放时代纪实文学系列丛书《万花之城》一书的首发式和研讨会。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广州市图书馆、广州大学图书馆、越秀区图书馆、海珠区图书馆、天河区图书馆、白云区图书馆、黄埔区图书馆等八家单位接受了赠书。雷抒雁、李炳银、饶芃子、吕雷、谢望新、黄伟宗、黄树森、温远辉、方亮、艾云、何龙、范若丁、钟晓毅、陈实、章以武、叶曙明、安哥、于莉莉、哈迎飞、费勇、黄淼章、张梅、刘亦凡、龚佰洪、罗铭恩、曾应枫、梁凤莲、曾德雄、袁建华等全国及省、市文学界、文化界评论家、作家、学者,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李哲夫、广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刘长安、专职副主席陈春盛、周国英等领导出席了会议。
         首先,广州市文联主席刘长安作致辞。他说,广州是著名的“四地”(海上丝绸之路发祥地、中国近现代革命策源地、中国改革开放前沿地和岭南文化中心地),尤以改革开放前沿地闻名于世。广州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生动实践和辉煌成就表明,广州无愧于中国改革开放前沿地这一光荣名誉与称号。为再现广州改革开放这一波澜壮阔的伟大历程,迎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激励人们以更大的热情和信心投身到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去,推动广州进一步解放思想和改革开放深入发展,发挥文学对现实社会和时代的积极作用,广州市文联决定组织创作力量,实施 “开放时代纪实文学系列丛书”创作工程,并将此作为精品工程重点组织和悉心经营。该系列创作项目共分六部,于2004年初开始进行策划并启动。项目采取大散文、纪实的总体风格,分别从广州城建变化、广州传奇人物、广州女性情感生活变迁、摄影师图片纪录等多个角度来反映广州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巨大而深刻的变化。广州市著名作家叶曙明倾心创作的《万花之城》,是该大型丛书的首部作品,也是其中最重要、最成熟的一部。作者满怀着对广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热爱之情,以一个本地文化人的独到视角,生动形象地描绘和展示了广州城市建设发展200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的巨大而深刻的变化,全书气势恢宏,视野开阔,蕴涵丰富,气韵生动,行文优美。作为城市文化读本,它成功探索了一种跨文本写作的新路。该书在写作上,有以下三个突出特点:一是坚守文化立场,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品位。表面上看,写的是广州城市建筑和建筑史,而真正打动和触动人心的都是建筑背后人性与文化情感的亮光。静止的凝固的建筑,在文化的观照下而有了文化生命的情感,灵动的、记忆的文化情感,在实体的建筑中而有了现实的凭据和可触摸的质感,这就是文化与建筑的对话与互动。二是结构巧妙,富有生命张力。作者以城市内在的肌理和文脉结构为结构,打破一般人惯用的横向行政区划模式和纵向时间分期模式,首创“纵轴线、城西、城东、城南”四大文脉板块,这是该书区别于以往各类介绍广州的文化资料类或文学类读物的最根本所在,这实际上是还了广州一个自然和文化生命的真相。仅此,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贡献。三是形式新颖,富有感染力。为了增强文化文本的可读性和吸引力,作者大量采用了设置悬念、结构矛盾冲突、穿插故事情节、虚实结合、细节描写等文学性叙述手法,行文晓畅优美、气韵生动、情景交融、艺术形象饱满。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改革开放以来,广州市人民以开拓者、创业者的豪迈勇气和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尽情地描绘着一幅幅如火如荼的奋斗图景,演绎着一幕幕色彩缤纷的动人活剧,演奏出一曲曲昂扬高亢的奋进乐章,创造了一个个叹为观止的人间奇迹。可以说,广州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发展历史,是中国改革开放伟大历程的生动缩影。当前,广州市人民正在进一步解放思想,深化改革开放,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的新的历史实践中奋勇前行,新一轮的思想解放,必将带来新一轮的改革开放传奇。我们呼唤更多像《万花之城》这样高质量的、无愧于广州火热改革生活、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精品力作出现,为广州改革开放三十年献礼,也为广州新一轮解放思想、科学发展的宏伟实践吹响进军的号角,举起奋进的旗帜。
         对于该书的出版,与会专家表现罕见的激动、直率,高度的喜悦与赞美之情溢于言表。现将部分专家意见摘要归纳如下:
都市公共时空的个性叙说
         雷抒雁(著名诗人、评论家、《诗刊》原副主编):广州历史上就是一座很了不起的城市,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里,对中国影响最大的城市应该是广州。但是要把广州写清楚,也不是件轻易的事。尤其是像广州这样一个饱经风霜的城市。叶曙明这本书做到了这一点。它既把广州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的成就表现得很充分,同时把广州这棵大榕树它的根展示给我们。而且,它与一般的介绍地方与城市的书不一样,该书还表现出一个作家独特的个性,它是对公共时空的个性叙说,也就是尽可能的使它文学化,这是该书的价值与魅力所在。阅读该书,我们能强烈地感受到处处都充溢着作者饱满的文学才情。他的叙说,笔到文到,文到景到,景到事到,事到情到,情到意到,意到趣到,从无枯枝干叶的冰冷解说。
         真实,自然是非虚构文学的生命,但强烈的文学性同样是它的生命。缺乏文学性的报告与叙说,会使真实的事件变得短命。只有文学性会使那些短暂的事件获得恒久的阅读兴趣。正是在这一点上,我对《万花之城》给予很高评价。
         文化视点下的广州历史与现实
         李炳银(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研究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我初看这书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一种非常新颖和绚烂的阅读感受。说它新颖,是它的这种叙述角度和视点的选择。这些年写改革开放的书特别多,但是这本书反映改革开放所选择的视角很特殊,摆脱了人们平常写改革开放的思维定势。它把广州二千年的历史变化与三十年的改革作为一个交叉点,站在这个交叉点上来看待广州改革开放的历史,在广州城市的变化发展过程中来看待广州改革开放的脚步。说它绚烂,是它图文并茂,装订精致,内容非常丰厚,它既是一种历史的、文化的书,也是一种现实的书,具有历史、文化和现实的多重品格。总之,这是一种新的视角,新的一种写作的方式。这本书对于反映广州改革开放30年的历史,是一部很重要的著作。
         该书版权页上定性为散文作品。其实,我更乐意将它认定为文化报告。该书具有很大的历史、现实信息量,所有的面对和感受都是建立在真实存在基础上,作品的结构和叙述都带有文化观察报告的特点等,而这些正是一般意义上的散文所少有而报告文学最为突出的地方。若是用报告文学的眼光看《万花之城》的话,这样的作品正符合我曾经概括命名的“史志性报告文学”。这种站在现实的高地关照和审视一个地方历史与现实政治、经济、文化等内容的作品,既有地方史志的特点,又有文学的表现力量,是报告文学发展变化之后开拓的一个新的题材领域。这样的作品同单薄自我的情感抒发散文不同,也和那些直观功利宣传的枯燥报告不同,是对于一个地区历史现实的追溯和审视,十分具有历史文化品格,时常表现出丰厚内容和文化理性精神的书写。
         当然,将《万花之城》视为散文也不错。这是因为,人们会在似乎不经意的描写叙述中感受到作家文学语言的质朴、简洁、形象和生动,在一种自然形成的网络结构中接触到许多的人,许多的故事,作品中不少人物命运的演示和故事细节的生动,时常使人感慨万千。
总之,像《万花之城》这样的作品,可以说是人们阅读认识广州的生动形象的文化读本,是引导人们走近广州的文学地图。它的出现,丰富了人们的广州记忆,丰富了广州、广东以至现实中国的文学创作,是成长绽放于广州的新的文学之花。这是足可以同广州那些历史与现实的著名文化建筑相比的又一文化成果,将被人们长时间的光顾和翻阅。
         史志、文心、诗情
         饶芃子(暨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原暨南大学副校长):近这些年,我已卸下了全部的行政工作,包括学术管理工作,主要是从事博士生的教学,而每年的四、五月间,是博士生学位论文评审最繁忙和密集的时候,几乎占据了我所有的时间,但当我接到《万花之城》,读了第一章“站在时间的起点上”之后,就不愿意放下,一气把它读完。我觉得我被叶曙明的激情感动了!在这本书里,我听到了广州这座城市的历史足音,接收到广州这一“万花之城”的许多文化信息,获益匪浅!为此,我还要对书的作者叶曙明先生表示祝贺和谢意!因为他给我们这座城市描绘了一幅具有生命律动的历史图景,为广大读者提供了一个解读广州文化的精彩读本。
         正如刘长安先生在书的“前言”所说:“一座城市有一座城市的品格和逻辑,一座城市有一座城市的轨迹和文脉。”对广州这样一个有二千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她的独特的文脉,她的水性生态的特征,作者在书中都叙述得非常好,文情并茂。如果把叶曙明的这本书,比喻成一部描述、赞颂广州文化的交响乐,那么它已经在我心中,升起了阵阵和声。
         我十八岁来中山大学念书,毕业后留校任教,一年之后调到暨南大学,今年,是我在大学从教五十年。半个世纪来,我一直在广州生活,至今已有五十四年的居住史,虽不是“根生”的广州市“原住民”,也可算是一个“老客家人”, 对广州的历史,并非全不知晓,但读叶曙明的这本书,依然有一种“阅读”广州的全新感受,这是我第一次从一个文本,全面地认识广州,包括她的文化、历史和地理,有些地方、事件,因为自己曾到过或有所了解,还产生了深深的共鸣!
         下面,谈谈我读《万花之城》这本书的三点感受:
         第一,是作者独特的构思。我读过不少叙述城市文化的书,国内的名城几乎都有那么一本,一般的写法都是以城市的历史为线,分期、分段叙述,围绕大的事件展开铺叙。但是这本书却另辟蹊径:以广州市的文脉为“线”,分块叙述,构成叙述结构的“面”,将散落在“线”和“面”上的相关建筑为“点”,作者的笔就从这个“点”切入。这一构思非常独特,特别是从建筑切入的意念实在是新。城市的建筑,表面看是没有生命的,实际上它蕴含有不同历史时期人的审美理想和人文精神,寄寓着建造者和居住者的文化情感,是人和城市交织点的表现,作者以建筑为切入口,带出事件、史实、人物、故事,民风民俗,做到气韵生动,浑然一体,读起来有如满树银花,很有动感。
         第二,是独特的叙述方式。这本书在叙述上的特色是点面结合,纵横交错,做到历史与现实衔接,史与情交融。作者在触摸广州市文脉的同时,也融入了自己的史志、文心、诗情,他在书中所展现的不是一种“无我之境”,而是“有我之境”,他不回避“我”的介入,在写史中,也写“我”之所感,抒发自己对那时、那事、那景发自内心的感情。作者在叙述的过程,不断地与历史展开对话,包括与史家、考古学家、建筑师、老作家、时尚编辑等的多方面、多层次的对话,在对话中把各种不同的观点引入书中,形成多人的“会谈”,做到我在言说,但并不排他,这种写法很时尚,很现代,是当今用语言描述城市图像的著作所少见的,这就增加他笔下历史、人文景观的“动”感。
         第三,是独特的视点。我认为作者写这本书的着眼点是在写广州市的“生命活态”,是把两千多年来的广州文化,当作一个“活物”来叙写,他要向我们展示的是一种历史的“生命存在”,这一点很独特。城市文化的发展,包括城市文化块状的“文脉”延伸,有自己的基因、要素、结构、能量和生命链。这里的关键是:对保护历史文化与时代社会经济发展的关系,应如何协调和把握?在我看来,历史文物、文化的抢救与保护,着眼点是它的“生命力”。 因其是一种历史生命的存在,一种地域的人文生命的存在,故它不是“死”的,它虽是过去,但仍有“活”的生命基因,值得我们去发现、发展和延续,作者立足于把城市的有“生命”的历史文化基因展现出来,这一叙述视点是很好的。当然,保护和保存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社会发展,城市建设总是要变,怎么个变法?并非我们所能回答,但无论如何,总要有人去书写,让后人有迹可寻,可以承接,可以延伸。我以为,叶曙明这本书真正的意义正在于此。
         总之,这是一本好书,我会把它放在我书房的重点书架上。
         一座名城的心灵史、成长史
         吕雷(广东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捧读《万花之城――广州的2000年与30年》,非常惊喜,这是大手笔!真正的才气之作,博学之作,激情之作!
         赫然映入眼帘的是刘长安先生在序文中引用大文豪雨果的一段名言:“人类没有任何一种重要的思想不被建筑艺术写在石头上”。显然,曙明兄的作品突破了建筑艺术的界限,他写的是一座名城,是一座浸满赵佗开疆拓土精神汁液,又鼓荡着四海外洋来风,更依稀传唱着“月光光,照地堂”“落雨大,水浸街”歌谣的精神家园、心灵森林、思想殿堂。这是曙明兄魂牵梦绕的家,也是我眷恋依依的家。
         书中有一句看似不经意的话令我震撼莫名:“人真是历史的产物啊!”我想,这是曙明兄站在时间的起点上,借一位女性之口说出,不,是喊出这句话的。我们都是时间的产物,而我们身处的这座伟大的城市,既是时间的产物,更是时间的载体。有了这个万花烂漫的载体,这个诗意四溢、厚重得无以伦比的天地,我们就能以文学的目光,深情凝视历史与现实的纵轴线,可以悠闲自得地在小市民的家园里游走,去观赏众人仰望之城,去呼吸大海的气息,去见证两千年与三十年来的“大起大落,大悲大喜,欢乐与痛苦,自豪与愤怒,失望与期待,光荣与梦想,”去见证艰难的梦寻终于化作巨变的地火,首先在珠江水流淌的深层酝酿、奔突,无限的创造力在伟大复兴的憧憬下集合,灌注古今融会中西的大智慧正欲喷薄而出。
         这是一部大广州的心灵史,成长史。它带领我们去见证美哉广州!壮哉广州!
         以我粗浅之见,城市可能不是文学最早诞生的土壤,但可以肯定,城市是职业文人的生存家园和精神家园,城市是养育文人的脐带,而一个城市如果没有文人,简直不能称之为城市。书中有一句发问简直是振聋发聩――“广州是缺商场还是缺万木草堂?”它道出了我们城市在发展进程中的彷徨、艰辛和蹒跚。文学的发育成长肯定是与城市同步进行的,文学的发展离不开城市,宋元话本、明清小说的繁荣与当时的市民经济繁荣有极大关系,所以,城市也同样不能没有文学。
         从事文学创作,无论是写小说还是写诗的,无论是写乡土文学,还是写城市文学,当今都得面对一个无比巨大、硬梆梆、响当当的现实——中国人正面临着最不可错过的一次机遇,经历着几千年来的最大的一次转型,这是一个民族的艰难梦寻,也是一次波澜壮阔的进军。资本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对社会进行全方位的覆盖、紧逼、潜入和渗透,产生了一场亘古未见的大变局,可能会令整个社会各个层面发生历史性的嬗变,而13 亿人与资本这一超级庞然大物作各种复杂的大博弈,千方百计为城市带来发展,给民族带来生机,为振兴带来希望,为国家带来进步,对后世产生了长远积极的影响,于是,我们才会有“万花之城”三十年的沧桑巨变。当然资本也会带来阵痛、挫折、失误甚至牺牲,中国人与资本博弈将是长期的,笼罩着中国整个现代化的过程。其实,我们写小说、写诗、写报告文学也都在这种笼罩之中,我们发出的每一种声音,都是在这种笼罩下发出的声音。改革开放是中国和世界的千古奇观,为文学创作扩张了极大空间,必定可以产生无数有如《万花之城》般的宏大叙事,可以涌现更多美丽、沉重、大气、雄浑、痛楚、炽热的鸿篇巨制。
  广州地域文化新“史记”
         黄伟宗(中山大学教授、广东省珠江文化研究会会长):《万花之城》写出了广州市的前世与今生,可以说是广州市的文化读本,是广州市地名历史文化辞典,是广州地域文化的新“史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同志最近为广州作出要建设“首善之区”定位的时候,是很值得推广的首选读物。全书有三个特点:
         一、它以散文与写史结合的笔法,以生动、形象、流畅的文笔,写出了广州二千年和三十年改革开放的历史。在描写出色彩斑斓的“万花之城”中,写出了广州色彩斑斓的历史,创造了色彩斑斓的艺术形象。
         二、它以现实与历史结合的手法,从现实的新变化和面貌中挖掘其历史的来龙去脉,既写出了二千年的历史,又写出了三十年的发展,可以说是二千年“史记”与三十年“史记”的结合。
         三、它以写地域风情与文化精神结合的方法,写出了广州民间风情与人文掌故,同时又写出广州传统文化与文化性格、品格。
         一个思想者的文化写作
         谢望新(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杂志主编、一级作家):《万花之城》的出版,奠定与提升了叶曙明作为一个作家地位在广东的前列位置。对历史独特的关注与文学描写,使他的创作个性被区别开来。这是一种学者型带知识性的文化写作,是一种思想者带探讨性的求是写作。文本的核心内容是:城市的历史变迁与城市的当代中国改造与城市主脑的观念与决策。作者引入、集成、借鉴与发挥了包括中外的许多原有思想成果,对城市进行了历史与文化的双重观照,对人的生存空间与心灵空间提供了双向互动。文本切入点是关于城市建筑及建筑艺术的理念与实证。作者坚认历史文化传统与建筑遗产再利用是城市开发的基础方式,对“权力美学”的唯一性提出质疑与批判,相信综合多元文化与多元美学价值观的现代城市建设,对包括大众审美趣味、生活形态、生活习俗的整个社会观念演进,是一种积极的导引。该书的弱点是对城市与文化名人之间的血肉联系缺乏更精彩的抒写,体现力量的思辨性也没有作为一条清晰而强力线索贯彻始终。
广州文化界的盛事
         章以武(广州大学教授、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一个人对身边的城市、对自己生活的城市,如果很清楚、很懂得、很理解,你就会生活得比较和谐,你就会有如鱼得水的感觉。有幸拜读叶曙明的《万花之城》,让我对这座有着二千多年悠久历史文化的名城,有了进一步的形象的艺术的感知。城市是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你要了解岭南文化、广府文化,你就必须懂广州的来龙去脉,你就必须懂这座城市留下来的历史的记忆,你就应该好好地读一读《万花之城》这本好书。这本书能帮你去读懂广州、品味广州、热爱广州。
         城市是人建筑的,那一座座的楼房,看起来是没有生命的,其实它是鲜活的、有生命的、有魂魄的,它体现了时代的人文精神与文化的情感,文化是城市之魂,城市里跳跃着无数的看不见、摸不着的文化的基因。《万花之城》之所以与众不同,有高度、有深度、有历史的纵深感,就是从文化这个切口去切入的。法国大作家雨果说:“人类没有任何一种重要的思想不被建筑艺术写在石头上”,《万花之城》正印证了这句话。
         我相信,《万花之城》在广州文化生态的建设中将起到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当前商品化带来的低俗,娱乐化带来的浅薄,网络化带来的粗糙,这样的一个文化的大环境下,能出现这样一本既高雅又通俗的《万花之城》,实在是广州文化界的一件可敬可贺的事。
         大文化散文
         范若丁(原花城出版社编审):该书有三个特点,或者说是“三个结合”:一是历史与现实相结合,即从广州新时期三十年着手带出广州二千年历史,脉络很清楚。二是写物与写情相结合,它不是把建筑物看成很冰冷的东西,而是把建筑物当成有人性、有灵性的人来写,倾注了自己的思想与感情。三是学术与文学相结合,这部书猛一看,它写的是建筑史,文化史,更偏重于学术,是一部学术著作。但是它是用文学的笔法、文学的叙事方法来写的,所以,我们也不妨将这本书定位为“大文化散文”,是一部文学著作。借用时髦的说法,这就是“跨文体的写作”。

(陈晓武整理)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备案编号:4401040101381    粤ICP备05119915号    技术支持:广州政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03号东建大厦    邮编:510045    邮箱:gz83551053@163.com
网址:http://www.gzwl.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