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化群落·草根剧迷的小众实验
 
2014-03-28
 

 

自建南方戏影会,看剧、读剧排剧

  一席地 免费开放的剧场

  打游击:五年来辗转六地

  “让更多人走进剧场。”这也是杨小乱和他当时的伙伴们创办“南方戏影会”的初衷,但短短几个字,真正要脚踏实地、坚持不懈得做上5年,谈何容易?场地便是要解决的头等大事,也是让他最头疼的问题之一。现在,他们落脚在广州市越秀区文德北路170号——广州市戏剧家协会所在地。其实,这并不是“南方戏影会”的常驻地。可以说,这算是戏影会的第六个活动地点,来之不易。

  2007年,曾经透过无数碟片观看话剧的文艺小青年杨小乱首次走进剧场,在广州黄花岗剧院观看了话剧《暗恋桃花源》之后,一发不可收拾。随后,杨小乱在QQ戏剧群里认识的朋友陈铿、阿毅,也想透过活动找到志同道合一起排戏的朋友,三人便组建了“南方戏影会”——“南方”取其在中国传统文学中有美好的地方之意,广州又地处中国南方,戏影会则是包含了戏剧、电影、纪录片等影像艺术作品。

  当时正是互联网社交媒体飞速发展的年代,透过豆瓣、论坛、QQ等形式,大量观众被这个活动吸引,从表坊的相声系列剧开始播起,“爱情主题”、“岭南主题”、“女性主题”等系列观影活动随之而来,最多的时候每期参与人数达到了50多人。

  也是由于活动大多是免费向剧迷开放,“南方戏影会”先后辗转多地,从最初一家广告公司的办公地,到天河石牌的“水边吧”,半年后又在好友九姑娘的西排艺术书房里做了一年多,后来又到了江南西的一间V-bus义工加油站。由于找不到免费的场地和设备,每场活动的门票费用也由原先的5元升至20元。从去年底开始,中山图书馆和目前所在的广州市戏剧家协会艺联厅成了他们的“驻地”,每次活动,少则几个人,多则五六十人,有时候人来得多了,就席地而坐。

  在过去的那几年,“南方戏影会”也做过电影和纪录片的放映和讲座,但最终只剩下小乱一人在支撑,目前依然是以戏剧为主。一个人相当辛苦而艰难,但小乱乐此不疲,一直将活动连续坚持了五年。每场活动,从策划、宣传、海报制作、场地布置到主持,一手包办,活动播放的录像,更得益于杨小乱多年的收集。透过买碟、与朋友交换资源、托人代购等方式,杨小乱共收集了300、400部舞台剧的影像资料,将近3000G,成为了戏影会宝贵的财富。

  中间戏影会曾停滞了两年,从2012年11月开始又重新启动。当时,杨小乱和戏影会的核心老友们一起在水边吧召开一次会议,确定了未来发展的最重要的4个问题。包括观影、读剧、新剧排演和与学校剧社合作等。同时,排演和合作也是重点。“培养学生观众是我多年前就想做的事情,那我就给他们机会来了解,在开阔了视野后,以形成独立的戏剧观,做出更成熟的作品。”杨小乱在博客中写道。

  很显然,南方戏影会在往着一种更加社会化的方向发展,它突破了以往“小圈子”的模式,在吸纳更多普通观众的同时,也在着力寻找着广州话剧市场未来的可能性――正如它的宗旨那样,“为热衷于交流表达观点、乐于交流的人士提供方便,让喜爱戏剧的朋友可以得到更多元化的戏剧体验。”

  现在,小乱自己在南方戏影会的基础上建立了微信公众账号“剧场摩天轮”,“这是我酝酿了三四年的名字,摩天轮就是带着乘坐乘客到达顶端,在高处看得更高更远。在内容上,除了发布近期的演出信息推荐,还有一些关于戏剧或者剧场的文章分享,如果以后真的有一定规模了,还可以去申请更多的福利。”小乱说。

  近一两年来,除了黄花岗剧院、13号剧院之外,广州大剧院大剧场、星海音乐厅室内乐厅、蓓蕾剧院、友谊剧院、广州市第二少年宫等地都陆续有戏剧演出。但广州整个戏剧环境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虽然无论是独立戏剧还是商业戏剧的市场和发展依然有待摸索,这其中重要的一环,便是戏剧观众的普及和培养。一场戏,只有编剧和演员,没有观众,是不圆满的。

  身在广州,你是否会乐意花上200元左右购买一张话剧的门票呢?可能不少人会犹豫再三。即使是月入过万的人,也不见得真的愿意花钱买票吧。但如果是20元——不到一杯咖啡的价钱,甚至免费去看一场话剧录像呢?此外,还能与志同道合之人侃天、聊戏甚至无所不谈外加戏剧知识普及呢?或许,绝大多数对戏剧稍微感兴趣的人都会乐意来观看了。

  以这种形式运作的一个戏剧平台“南方戏影会”已经运作了5年,加入这个组织,你常常能看到这样一个景象——一方斗室,几十位剧迷围坐,静观一方屏幕,然后畅所欲言、寻找知音人或是同道中人。如果你长期参加戏影会的读剧活动,也有了跃跃欲试上舞台表演的冲动,也可以在“读剧场”进行戏剧演出。如此“低门槛”,他的组织人是一位叫做“乱”的广州戏剧工作者,很多从未接触过话剧的观众由此走近了话剧,他们包括文化工作者、学生、媒体人、老师等来自各行各业的人。本期“广州文化群落”讲述的,就是杨小乱和热爱“戏影会”的那些人和事。

 

 

  一群人 入门级的文艺青年

  低门槛:看剧、读剧、演剧来者不拒

  十六岁的阿美,正值情窦初开,她有一个每天只想着赚钱的里长老爸,和一个以看电视为业的妈妈,邻居们虽然彼此关心,却不曾用心聆听真相及沟通。突然有一天,死去多年的阿嬷,附身在孙女阿美的身上,进驻了他们的世界。阿嬷没有特异功能,也不会阻止大家的梦想,她只想完成一个心愿,告知众人千万要“坚强、平安、幸福”。这是由台湾作家吴念真担任编导、台湾绿光剧团制作的《人间条件》,该剧阐述台湾的平民文化。

  在3月8日的观影会现场,观众们通过影片体会人类共同情感的力量,在剧本刻意制造的混乱场面当中,隐隐流动着一份亟欲道谢的心愿,借此带引出当代台湾人早已忘怀的感恩情感。

  记者了解到,南方戏影会里面的参与者来自各行各业,有文化工作者、学生、媒体人、老师等,观影的题材也没有过多限制。小乱说,“只是希望能让大家看多些,视角宽些。”其中虽有对戏剧很了解的人,也大多数算是初入门。

  现在南方戏影会渐趋稳定,一如小乱所意识到的——这个城市有它的优势,这里的人思维开放,可以接触很多港台的信息,香港、台湾戏剧在华人世界都是很前端,“这些都是需要指引、需要了解的途径,那么我就去做。”在他看来,去看戏或者看演出,是一个消费习惯。目前除了北京和上海以外的几个一线城市的演出市场发展,在他看来就如同十年前的中国电影市场一样,剧院上座率并不高,“希望十年内,可以获得收获。”他在博客中写道。    但其实说到底,广州人又是务实出了名的,从被吸引到主动掏钱买票,这又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得引诱大家去剧院看现场版,我们要支持这个行业,让其有生存的空间。”所以,他经常出入广州各个剧院,只要有好看的演出,总会在剧场撞见那个平头、圆脸的“小胖子”,这人就是杨小乱。只要他往剧院的门口一站,总会有人上来跟他打招呼:“嗨,我以前参加过你的活动!”

  而每场观影会活动结束前,杨小乱总不会忘记提醒大家:“有好看的话剧,一定要买票走进剧场,现场观看的体验是透过视频影像无法代替的。”遇到难得一见的好戏,他会提前帮朋友抢下低价票,并施以各种“威逼利诱”:“一定要去,不看会后悔!不好看我退钱给你!”比如4月初即将在广州大剧院上演的台湾舞台剧《淡水小镇》,据悉中低段票价已经售罄,而他又受一堆朋友之托抢票去了,实在抢不到,还不忘在微信朋友圈里道个歉。

  都说活动要有章法,杨小乱也不随意挑剧,从此前推出的普利策奖系列、女性题材系列、广东文化题材系列、小剧场先锋剧系列、国外经典剧本在国内的演出等来看,好看、有内涵、能引人思考是共同之处。他也常会与广州一些话剧团合作,有时也会帮大学的剧团看剧本、写影评。如果留意,在报纸上还会有他写的文章。

 

 

  一种生活 繁忙之中的读剧时光

  非职业:反串、方言均不限

  长期的读剧活动让不少朋友有跃跃欲试上舞台表演的冲动,于是“读剧场”就诞生了,是以读剧的方式来为观众进行戏剧演出。读剧的活动比观影更加小众,每次大约容纳十人左右参与。但剧本来源是最重要的,有时候甚至要从剧本集里一字字手打,再分发给大家。

  此前《1984》的首场读剧活动可谓轰动一时,按照小乱自己的话说,“一堆杂牌军只排练了一个多礼拜,都不太敢邀约自己的朋友来看,再加上如果大肆宣传,读剧场所可能会爆掉。”一次杨小乱在网上公布《1984》的读剧信息,引来该剧翻译作者胡开奇打电话询问:“你们要排《1984》,怎么没有问过我?”得知戏影会是以非商演的形式开展读剧活动,这名翻译家又很开心,还主动提供了自己的另一个翻译剧本《动物庄园》。

  排演是艰难的,那时候小乱正失业,除了统筹、导演、龙套、海报设计同宣传外,其他人也分别根据自己的能力分担了不同的角色和职务。只用五天的时间,而且都是晚上来排练,排练的场地是一间相当简陋的办公室。虽然只是读剧演出,但是这个团队依然在力求尽量做好,投影仪是一位“红雨伞姐姐”花了四位数的价钱去买的。“这是一个非常随意组合而成的团队,但每个成员却在用各自不同的坚持与付出,一起为这部戏努力。到最后,每一个人在这个团队里,都变得不可或缺,让这个团队显得独一无二。”杨小乱说。

  5年间,戏影会中当年还是大学生的“元老”都参加了工作、成家立业,不少人因戏影会而认识,成为莫逆之交。为戏影会的活动付出了许多的杨小乱坦言,自己的人生也因戏影会而改变。曾经一上台说话就结巴的他,“被逼”成为口若悬河的主持人;曾经是一家游戏网站的编辑,因戏影会而改变了职业,成为一家演出公司的宣传策划人。他也曾经在网上跟老师邢剑君系统学习戏剧,一同在民间推行非职业戏剧,作为“非职业戏剧研修会”中的一员,用QQ群、音频资料、剧本等资料来学习更是常事。

  对于广州的话剧市场,小乱应该是抱着乐观的心态去做的,他在《戏剧的忧伤》一文中写着:“除了我致力的商业演出,独立戏剧演出似乎不缺观众。那可能是因为独立戏剧的演出场地本身就不大,一般容纳几十个观众看就挺热闹的了,而且多数观众都是抱着猎奇的心态去看。即便如此,广州的独立戏剧创作及演出并不多,总觉得应该有更多人参与进来才好。这些事物吧,越是看得久,越是看得透彻。透彻之后,随之而来的也是那么些无力。要改变,只能慢慢来。”

  其实,花一个下午去朗读剧本,不在舞台上,尽管业余却很投入,不管你是为了逃避生活琐碎换个思路,或者是因为多愁善感而寻找解脱,亦或者是情绪崩溃歇斯底里,都可以给自己的情绪找到一个宣泄口。

  还有一些人则是通过自己的读剧,来了解剧中人、剧外事。读剧时大家可以反串、可以用各种不同的家乡话来演绎剧中角色。整个剧本划分为若干段落,大家机会均等,在这一段扮演主角A,到另一段又转而客串配角B,如果觉得不够过瘾,还可以张罗着自己演。由于演话剧需要请导演、做布景和服装、找场地,很显然,他们需要有人支持。

  (来源: 南方日报)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备案编号:4401040101381    粤ICP备05119915号    技术支持:广州政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03号东建大厦    邮编:510045    邮箱:gz83551053@163.com
网址:http://www.gzwl.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