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艺创作队伍急需“开源节流”
 
2015-11-06
 

  

 

                                                               ■广州市文联原主席乔平。

  “广州好,我问白云山。南国擎天成砥柱,松林泉唱晚霞丹。何日摘星还。

  广州好,珠海跨长虹。络绎人车飞跃过,涛呼今已伏蛟龙。浩荡又东风。

  ……”

  这是50多年前,时任广州市长朱光写下的《望江南·广州好》。广州市文联原主席乔平为新书《广州好》作序时,开篇就是这段词。担任广州市文联主席三年,乔平携广州市文联同仁出版图书十余册,最新出版的散文集《广州好》和《美丽广州》系列丛书,成为自己的“收官之作”。现任广东省文联副主席、广州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副主任委员的乔平接受新快报记者专访,再谈自己心中的“广州好”,以及广州如何才能更好。

  谈广州缘分:在珠江学会游泳并爱上游泳

  “我出生在广州,但6岁离开,现在又回来广州,并会在这里一直住下去,这是我与广州的第一个轮回。”说起自己与广州的缘分,乔平仍记得幼儿时期,家住黄花岗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看着动物园从无到有。在清澈的珠江中学会游泳并一辈子喜欢游泳,6岁时便能横渡珠江。在广州向外婆学写毛笔字,自此与书法结缘。

  6岁随父母前往湖南,乔平与广州的缘分并未中断,担任南海舰队宣传部记者时,不时出差广州,“儿时的广州特别小,与朋友相见,都是从火车站走到沿江路。那时大沙头已经算东边,西边出了中山六路就算出城。现在,广州从小城市变成了大城市”。

  为何直至45岁才回到广州?乔平说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有机会回广州,但并没有这样选择,“上世纪九十年代是广州大建设的时候,到处都在拆在建,广州有些乱,我当时觉得不宜居。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发展,现在的广州特别好”。

  谈及广州对自己的意义,乔平说广州是自己的出生之地、幸福之地和成长之地,“成长之地,因为我也为广州办了很多事,对我自己而言是一种成长”。

  谈广州文联:文艺志愿服务是最得意的工作

  自2012年10月任职广州市文联主席,乔平在下属的眼里是个“工作狂”,不停地组织活动。距离2000年调回广州十二年,乔平在广州日报社任工会主席时,就曾组织了近3500名亚运志愿者,正是对志愿者工作的重视,任文联主席时,他说自己最满意的成绩就是文艺志愿服务队的组建。

  “我们在广州设立了21个文艺支教点,广州的文艺志愿服务因为做得好,2014年吸引了中国文联把文艺志愿服务大会放在广州召开,这是中国文联对我们的肯定。”乔平说自己花了极大的心思组建文艺志愿团队。

  之所以这样做,乔平的总结是,“群众有需求,党有要求,艺术家有渴求,这是一举多得的事情。红线女老师生前特别支持我们的活动,艺术家潘鹤也一直在支持。很多艺术家通过支教,也激发了更多的创作灵感。”

  此外,乔平说自己的三年任职,第二个任务是抓创作,“《广州好》、《美丽广州》系列丛书,都是新组编的内容,激励文联下面的各协会一起来参与创作”。

  谈广州文化:人才队伍不能“开源节流”

  在抓创作的过程中,乔平直言,“广州创作队伍确实缺人才,底子真的不行。”分析其中的原因,乔平认为广州市不够重视吸引人才,“以杭州市文联为例,我们去交流,同样的省会城市,杭州市文联有公务员编制51个,事业编制48个,而广州市两者加起来就48个”。

  由于编制的受限,乔平说广州文联下属并没有艺术家,“协会与我们也是松散的关系,并不能吸引人才。也不能像杭州那样为艺术家在西溪湿地弄一些创作场所,深圳观澜湖都搞了版画创作基地,广州却没有什么动作”。

  不能“开源”,乔平认为广州还不能“节流”,“对现有的人才留不住,也缺乏激励。以音乐为例,流行音乐教父级的人物陈小奇,完全是靠自己的工作室在生活,因身体不好,一度生活得并不好。还有很多离开广州去北京,这都是广州文化界的损失。”

  虽然已经离开广州市文联主席一职,但乔平对文艺活动的热度并不减,“文艺志愿服务的工作已经制度化,应该会继续下去,我自己也会关注更多的文艺活动。”

(来源:新快报 文/周雯 图/夏世焱)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备案编号:4401040101381    粤ICP备05119915号    技术支持:广州政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03号东建大厦    邮编:510045    邮箱:gz83551053@163.com
网址:http://www.gzwl.org.cn